谷牧家风

谷牧家风——坚决不许子女享受特权


 

谷牧(1914年9月28日——2009年11月6日),本名刘家语,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国经济建设战线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十二届中央书记处书记,原国务委员,国务院原副总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002.jpg

       改革开放前十年,谷牧在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分管对外开放工作,直接推动了经济特区的建设,被媒体誉为“中国改革开放操盘手”。谷牧虽长期分管对外开放,但不允许子女在他管辖的领域内工作,不允许子女到特区经商。2014年9月24日,谷牧次子刘会远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忆了谷牧对改革的态度以及严格的家风。
       新京报:谷牧在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工作期间分管对外开放,这对你的事业发展有没有直接帮助?
       刘会远:我父亲对子女要求很严,不允许子女在他管辖的领域内工作,不允许子女到特区经商。我三弟曾经在部队,部队当年也搞副业,在深圳经营项目,让他做生产经营办公室主任。有一次,他离开北京两三个月,回家时父亲问他去哪儿了,他穿着军装先给我父亲敬了个礼,不敢说去了深圳,就说下边防了,深圳也算是边防嘛。我后来到深圳大学工作,不算经商,父亲就不管了。
       我当年在山西下乡,接受再教育两年才能参加招工或征兵,上面哪个部队来征兵我跟着哪个部队走,不是父亲的老部队,也没有人关照我,在部队也没提干,复员后又做普通工人。就算有条件,他也不会让别人特殊关照我。
       新京报:谷牧长期担任领导职务,你们小的时候生活上有没有一些特殊的便利?
       刘会远:父亲不许家人享受特权。我上小学四年级时,当时是困难时期,我妈妈全身浮肿,照顾不了我们了,医生让她停止工作、家务,去住院。
       当时家里住在百万庄申区,为了能住校,我从展览路一小转学到八一学校。我们到了八一学校后填登记表,周围的同学都是将军的孩子,起码也是校官的孩子。我回来问我爸爸,我说按您参加革命的履历,怎么也得是个中将、少将。他说,你就填三个字,公务员。那个时候一般人没有公务员这种概念的,我到了学校说我父亲是公务员,同学们笑,因为同学们的概念里公务员就是勤务兵,帮他们家打扫卫生的。
       我上学没有专车接送,都是我领着弟弟坐公交车。从八一学校到紫竹院公园有一段砂石路,我们走这一段,能省下坐公交车的钱。当时买钓鱼钩、拉力器、哑铃,都是用节约的路费买的。
       新京报:谷牧对子女有什么期待吗?比如期望以后做什么职业?
       刘会远:他不干预我们的选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需要大量工程师,他希望我哥学工科,但后来因为1962年中印边境紧张等原因,提前征兵,我哥就当兵去了。在《谷牧回忆录》里,他只提到我大哥的名字,因为我大哥当兵进入了西藏前线,周总理表扬了他。其他子女在书里都用“二儿子”、“三儿子”这种称呼,我父亲不想让子女们仗着他出名。

谷牧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