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教子诗表父子情

        陈毅(1901年8月26日-1972年1月6日),名世俊,字仲弘,四川乐至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诗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十大元帅之一)。
        1961年7月,陈毅的次子陈丹淮考入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他是陈毅子女中第一个远离父母去异地求学的孩子。在丹淮动身前,陈毅很想与他作一番促膝深谈,却因自己公务繁忙而无暇分身。
        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已是深夜时分。儿子早已进入梦乡。这时,陈毅又觉得还有很多话需要叮咛儿子,于是,便“深夜拂纸笔,灯下细沉吟”,千言万语凝于笔端,洋洋洒洒地写成了《示丹淮并告昊苏、小鲁、小珊》的一首长诗。在这首诗的小序中,陈毅还写有“写诗送行,情见于辞,不尽依依”的词句,他爱子而严于律子的拳拳情怀跃然纸上。


        这首脍炙人口、引人深思的诗作写道:
        小丹赴东北,升学入军工。写诗送汝行,永远记心中。
        汝是党之子,革命是吾风。汝是无产者,勤俭是吾宗。
        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应精通。
        勿学纨绔儿,变成百痴聋。少年当切戒,阿飞客里空。
        身体要健壮,品德重谦恭。工作与学习,善始而善终.
        人民培养汝,报答立事功。祖国如有难,汝应作前锋。
        试看大风雪,独有立青松。又看耐严寒,篱边长忍冬。
        千锤百炼后,方见思想红。


一首写罢,他觉得还需再嘱咐几句,便又研墨展纸———
  深夜拂纸笔,灯下细沉吟。再写几行诗,略表父子情。
        儿去靠学校,照顾胜家庭。儿去靠组织,培养汝成人。
        样样均放心,为何再叮咛?只为儿年幼,事理尚不明。
        应知天地宽,何处无风云。应知山水远,到处有不平。
        应知学问难,在乎点滴勤。尤其难上难,锻炼品德纯。
        人民培养汝,一切为人民。革命重坚定,永作座右铭。


        陈毅的这首教子诗,从心田流出,一泻千里,循循善诱,情深意重,从树立正确的革命理想,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到具体工作和生活中如何处事为人等方方面面,道出了长辈对后代的一片苦心与期望。
 
        1961年8月,适逢陈毅60岁寿辰。此时的他,感慨良多。他很喜欢川剧《秋江》中的一句唱词:“六十年又是一个花甲。”他哼唱着这句唱词,回首峥嵘岁月,展望美好未来,心中洋溢着无限的革命豪情和壮志。就是在这样一个乐观的精神状态下,他深有感触地为16岁的花季少年们,以言简意赅、流泻自如的诗句,谱出心曲,寄予祝福——
        宇宙无穷大,万国共一球。展望天外天,想作逍遥游。
        后羿夸射日,羲和逐光流。人类百万年,实为地之囚。
        生命世代续,知识无尽头。科学重实践,理论启新猷。
        应知重实际,平地起高楼。应知重理想,更为世界谋。
        我要为众人,营私以为羞。人人能如此,世界即自由。
        所恨剥削辈,坐食汗不流。所恨压迫者,役人如马牛。
        更恨说教者,实与强暴侔。铲除旧制度,革命志勿休。
        嗟余一老兵,六十去不留。接班望汝等,及早作划筹。
        天地最有情,少年莫浪投。

 
        陈毅元帅及其他现代名人的的教子诗词今天仍然是我们的宝贵的精神财富,联想到我们面临的独生子女问题,依然可以获得宝贵的启示,值得我们现在做父母的每一个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