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同文章封面背景

当70后家长遇上00后孩子:一文解释清我们这一代家长的疑惑

时间: 2020-05-14 13:25 作者: 书同教育 点击:

01

夹在中间的一代:

为家庭教育受累

小时候,我们的爸爸妈妈是怎么做父母的?

 

他们原则性特别强,从来都是一打到底!

 

你想和爸爸妈妈讲道理,他们会一巴掌拍过来,指着鼻子告诉你:“老子就是道理!要不要来讲讲?”

 

你想和爸爸妈妈要公平,他们会一手叉腰一手拿鞋底或扫把或擀面杖(他们对打人工具的态度真的洒脱,不像现在的我们总要先从淘宝买把戒尺),晃着手里的武器,哼一鼻子告诉你:“来!这就是公平,给你,你敢不敢来拿?!”

 

你想和爸爸妈妈要权力,他们会当着满院子的人,数落你小时候怎么没出息,怎么尿床,怎么被一只小虫子吓哭半夜的各种糗事,然后不屑一顾地总结:“我吃的盐比你走得路都多!怎么?现在翅膀硬了,还想你说了算?你说的只能算个屁!”

 

你想让爸爸妈妈辅导一下作业,他们眼珠子瞪的像最大号的弹珠,声音大大地吼到:“滚!自己的事自己做,不想学习就赶紧回家来干活!”

 

这样悲惨的法西斯生活,让我们深恶痛绝!暗暗发誓:只要离开家,决不再回来!等我将来有了孩子,哼!绝不会用你们这些老古板的教育方式,我一定会……

 

(此处省略一万字,我们只是绝不用爸爸妈妈的教育方式,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教育孩子,我们想当然地以为,到时候自然就会有好方法了)

 

我们当然摒弃老一代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我们要给孩子自由!

 

孩子想要什么,买!

孩子想玩什么,买!

孩子想穿什么,买!

孩子不想吃这个,重新做!

孩子游乐场没玩够,再玩200块钱的!

孩子喜欢玩积木,再买三筐子!

 

孩子享受所有的自由和权利,父母承担所有的责任和义务。

 

孩子慢慢长大,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有点不对:我们生的不是儿子,是爷!

 

孩子在商场,想要什么,不买?马上撒泼打滚。

 

孩子在饭店,坐不住,想吃什么就捏,不想吃再丢盘子里。

 

孩子在家里,不管不顾,不守规则,不体贴他人。

 

孩子在学校,不想写作业,不想上课,不想承担责任。

 

于是,我们乞求,命令,哄骗,贿赂……

 

甚至,我们丢掉脸皮,把父母对待我们的哪些吼叫和打屁股方法都从“垃圾桶”捡回来了,都没用呀!

 

孩子振振有词:

我们是平等的,你凭什么打我?

这是我的自由,你不要干涉!

这是我的权力,你管不着!

 

我的天呐!

 

我们这是从“父母”的泥潭爬出来又跌进了“孩子”的虎穴呀!

 

我上辈子一定是毁灭了地球,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其实,这不能怪我们的父母太简单粗暴,也不能怪我们的孩子太古灵精怪。

 

我们父母那一代虽然脱离了独裁社会,进入了民主时代,但他们在家庭中还拥有独裁的权力,命令、强迫还在起作用(最起码对我们起作用)。

 

我们这一代对平等民主的意识和理解还不够深刻,但是民主的观念已经在社会蔓延,我们的孩子对此最为敏感,他们很快就感受到他们和大人一样享有平等的权利,于是,孩子们不会再容忍成人的独裁、支配、强迫。

 

我们作为夹在中间的一代(呜呼哀哉)!

 

作为父母,我们只能改变过去的、已经过时的,强权的教育方式,建立新的,根植在尊重、自由、规范、责任、合作等之上的新方式。

 

也就是说:我们处在家庭教育“青黄不接”的时代!

 

所以,作为父母,我们的挑战最大,我们的可能也最多!

 

02

时代在变,生活在变:

被儿女抛弃的第一代

时代在变,生活在变,很多时候前路与责任,我们难有两全法。由于受到商品经济发展的剧烈冲击,“养儿防老”存在的基础已经开始动摇,并面临瓦解。这是你我的亲身感受:“养儿防老”不仅很难,而且观念也在变化。

 

对于一个70后、80后来讲,真实得有点残忍:我们注定是孝顺父母的最后一代,被儿女抛弃的第一代。

 

可不是嘛!

 

只说客观条件,在我们这一代,兄弟姐妹三五人是常态,有两个都算是少的。

 

而且,大家多是以父母为圆心,分散在不远的地方,或工作,或经商,或务农。

 

到了这把年纪,工作也都压力不大,经商也都小有成就,务农则就在父母身边。

 

这样,大家照顾起父母来,有相对充足的时间和精力。

 

我们的下一代则都是独生子女,有两个的已经算多的。

 

他们将来的工作,是竭尽所能,越远越好。他们的工作性质,也不会像我们一样轻松闲适,就算没有考上大学,也不再有真正意义上的农民。

 

他们,只会为了生活的压力,奔波得更苦。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他们想为我们养老,也是有心无力。

 

说白了,所谓养儿防老,只是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农经济时代管用。

 

处于经济转型期的我们,还能赶上尽义务在膝下承欢对父母尽孝的最后一班车。

 

而我们的下一代,则只会在身不由己的生活中自顾不暇,不可能管我们。

 

此时,就算我们有机会生再多的儿女,其实已不管用。

 

当然,对于养老,早已有人想出了应对之策。比如目前人们常挂在嘴边的,抱团取暖。

 

三五知己好友,年龄相仿,兴趣相近,脾气相投,共同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顾,慢慢变老,想想也是人生乐事。

 

但这样的养老模式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必须保证每个人的身体都健康。

 

如果有谁生活不能自理,且不说同样是老年人的朋友没有能力伺候你,就算有能力,久病床前尚且无孝子,更何况朋友?

 

退一步说,就算朋友能够无私地付出,但让满头银发的老友颤巍巍地伺候自己,于心何忍!

 

更不用说,这样也增加了朋友出意外的可能性。

 

但每个人迟早都会有生活不能自理的那个时刻,所以,“抱团取暖”式养老也许理想,还需要有下一个环节对接。

 

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不管我们感情上是不是能够接受,我们的最终归宿,还得是社会养老。

 

可是,关于养老院老人被虐待的新闻,我们见得多了。

 

也是,亲生的儿女都不一定能够照顾得好父母,老年公寓的服务人员如何能够做到无微不至?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想要享受高标准的养老服务,最终还得归结为一个字:钱。

 

只要养老企业能够从我们身上取得足够的利益,就会要求员工必须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因为我们活得愈久,活得愈好,他们赚得钱就愈多。

 

这是一个冰冷的现实,我们不得不接受。

 

所以,那些正从中年迈向老年的朋友,需要未雨绸缪,早做打算。

 

一是哥儿几个一起约好,固定时间打打球,散散步,身体保持得棒棒的,将来可以在一起抱团中安度健康的时光,尽量不做失能老人。至少,要让那一时刻晚一点到来。

 

二是要利用自己还有奋斗的能力,为自己的未来多攒一些钱。等自己的身体终于不能和老友们一起潇洒,就要不得不住进老年公寓。那时候,可是有多大资本,享受多高的待遇。

 

这两条,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养老宝典。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希望:当我的孩子成为父母的时候(就是70后父母成为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时候),终于不再继续这种艰难。

 

十来年二十来年之后,就像鲁迅先生在《我们怎样当父亲》中所说的那样:“没有法,便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