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同文章封面背景

最好的家庭教育,是和孩子之间“没大没小”

时间: 2020-07-23 10:46 作者: 书同教育 点击:

在家庭里,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汪曾祺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
 

之所以有这些赞誉,不仅是因为汪曾祺不仅文章写得极好,而且先生身上有着文人雅士失落已久的、诗意的生活趣味。
 

汪曾祺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从生活中的小事儿中活出一种自在的小幸福。

 

-01-
亲子相处“没大没小”

 

汪曾祺在《多年父子成兄弟》一文中回忆说:父亲对自己的学业是关心的,但不强求。

 

小时候,汪曾祺的国文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一。经常得到老师的好评,父亲就拿出去给人看。汪曾祺的数学学得不好,父亲也从来不责怪,只要能及格,就行了。

 

他小时候爱画画,父亲也从不指点他。只不过父亲画画的时候,他就会在旁边看,其余的时候,汪曾祺便在一边乱翻画谱,瞎抹。

 

初中时候,汪曾祺爱唱戏,唱青衣。父亲就在家里拉胡琴,汪曾祺唱。十七岁汪曾祺初恋,暑假在家写情书,父亲却在一旁出主意。

 

在男孩眼中,好父亲就像君子,他有威信,但不高高在上;他宽厚仁慈,但绝不无原则;认真的时候像个榜样,玩起来的时候像个伙伴......

 

父亲不会对汪曾祺的事指责批评,他特别喜欢加入孩子的创造,典型的孩子王。

 

说到这里,我们发现,汪曾祺身上很多的性格特质,是来自他父亲,为人平淡随和,热爱花花草草,有旧时文人趣味。

 

这样的父子关系,说起来是令人羡慕的。不过却是很少见的。

 

身边的父子关系,和谐对抗的居多,有的甚至还可以说是很紧张。在我们的印象中,最感人的父亲的形象,是朱自清的《背影》,是一个发胖的、渐渐老去的男人,步履蹒跚的翻过月台去买橘子的身影。而朱自清却跟自己的父亲,因父子关系不和谐,断绝来往。

 

在我们的文化里,就像龙应台那段著名的话:“父母子女一场,都是在目送彼此的背影渐渐远去,而你知道,不必追。”

 

我们的亲情是一种“背影式情感”,父亲送子女远行,父母失落,儿女挣脱。所以汪曾祺的父子相处模式,也给了我们新的启发与其不断的告诫、控制,不如跟孩子打成一片。

 

-02-
亲子相处“放养式”和“尊重”

 

汪曾祺有一肚子的才华,却把亲情和才情区分得很清楚,他很疼爱子女。

 

儿子汪朗觉得,父亲对子女的教育都是“放养式”,母亲让他教子女如何写文章,家里买了《古文观止》,翻了好几遍,就讲了半篇《五柳先生传》,这是记忆中唯一的教育。

 

汪朗说,父亲对他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直接的教育基本没有。

 

汪朝特别记得,当时有自己的朋友来家里做客,父亲就很快像家里人一样跟他们相处,完全没有距离感。

 

他不喜欢倚老卖老,年轻人对他也不见外,有时候能他能跟他们谈到夜里12点,大院门关起来了,年轻人翻着铁栅栏出去。

 

儿子谈恋爱,汪曾祺采取的态度是“不闻不问”。他觉得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

 

汪曾祺说:儿女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他们的现在,和他们的未来,都应由他们自己来设计。

 

汪曾祺曾在张家口农村劳动,儿子幼儿园刚毕业,刚学会汉语拼音,用汉语拼音给汪曾祺写了第一封信。汪曾祺没有用汉字写,也用汉语拼音给儿子写了回信。

 

可见,他在同幼儿园的儿子在书信沟通的过程中,很注重细节,尊重孩子的认知水平。

 

反观我们现在有些家长,自己拿着手机,却要求孩子去看书;自己不努力,却要求孩子争气;爱孩子,就对孩子干涉控制······

 

维吉尼亚·萨提亚在《尊重自己》一书中说:我就是我。天下之大,却无一人与我完全相同。有一些人,某些部分像我,但没有任何一人,和我一模一样。一切出自我的,都是真真实实属于我,因为那是我自己的选择。

 

汪曾祺的“没大没小”,其实是对孩子自我意识的尊重,在孩子的自我意识萌芽、发展阶段,引导自我去发现,并享有生命的可能性,让孩子更接近自我的奇迹。

 

 

-03-

亲子相处“没地位”

 

汪曾祺的儿子汪朗曾回忆说,在子女心目中,汪曾祺是很随和的人,很随意很温和,很少发脾气,在外面的影响力挺大,但在家里是“最没地位”。

 

他这种地位“不高”,是他这方面没有“占位”意识,在家人面前,他从不把自己看得很高,哪怕是成名之后,统一的称呼就是“老头”,全家都叫他“老头”,“老头”来,“老头”去,谁叫他,他都答应得非常痛快。

 

在家里,谁都可以对他的作品说三道四,甚至是“践踏”他的作品。汪曾祺除了写文章,还会画画写字,但是画完画后,孙女和外孙女都会挑刺,说爷爷画的是什么呀,荷花怎么连水都没有啊,而且画面空的太多了。还会提起笔来,在画纸上画上水纹,添上荷叶,这样一来,汪曾祺也是乐呵呵的,从不摆谱。

 

他的文章也经常在家里遭受批评,孙女四五年级的时候,说爷爷写的东西一点也不好,因为没有华丽的词藻。另一位孙女也附和,认为文章的中心思想,一点都不突出。汪曾祺听了后,笑道“说得好,就是没华丽的词藻”。他认为,“没华丽的词藻”是对自己的表扬。

 

汪曾祺在家里主要负责写作、画画,负责家里人的一日三餐。汪曾祺做饭非常认真,买什么菜,配什么菜,都考虑好了。做好了饭,对妻子三请五请才上桌。而汪曾祺却和妻子感情深厚,在汪曾祺被打入右派下放时,他对妻子说:“松卿,等我四年。”妻子一个人拖着三个孩子,一直等到汪曾祺回来。

 

而汪曾祺与孩子、妻子相处时的“没地位”,其实正是相处间的一种平等。弯下腰、屈下膝,与孩子保持平视的高度来平等对话。

 

反观,有家长往往居高临下地看孩子,孩子一句话没说完,就是指责或羞辱。孩子做一件不合自己心意的事,就开始批评打击······在孩子面前扮演巨人的角色,高高在上的对孩子的行为指指点点。

 

维吉尼亚·萨提亚在《与人联结》中说:“自由地去看、去听,而非考虑应该如何去看、去听。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而非思虑应该如何去表达。自由地去感觉,而非告诉自己应该如何感觉。”

 

给对方自由的发挥空间,才能跟对方建立联结。在亲子相处中,汪曾祺的“没地位”,恰恰给了孩子自由的发挥空间,营造了一个温情脉脉的家庭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