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同文章封面背景

当孩子说“同学都有,我也想要”,我们的回答决定孩子的格局

时间: 2021-06-22 09:48 作者: 书同教育 点击:

1

  最近,在硅谷工作了九年的朋友回国探亲,我们约在一起吃饭。

  见面时,聊到一个蛮有意思的角度,引发了我很多思考。

  朋友说,在硅谷有很多著名科技公司的总部,比如,谷歌、雅虎、苹果、脸书、英特尔、甲骨文等。

  这些公司里的人员构成有个特点,CEO群体和最顶级的设计师大多是白人和犹太人,中间层的技术经理很多是印度人,中国人则主要集中在一线生产的工程师。

  原因是,中国人在“专精尖”的技术工作上很擅长,但在强调个性、独立决策和创造力的领域,就相对欠缺。

  这跟我们的教育有很大关系。

  欧美教育倾向个体化,鼓励每个人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独特的自我(distinctive self)。

  具体表现为,在孩子时期,就不断强化他们的“独特感”,从小养成对一个“不趋同、不盲从的我”的渴望,这个“我”是完整、稳定,独立于周围环境的。

  (美国小学为了培养孩子自我的独特感,甚至在教室里贴这样的海报,提醒孩子们,当你听到别人说的话,提供的信息时,要问六个方面的为什么。)

  但在中国,乃至日本、韩国等东亚地区,教育更倾向“集体化”,对一个孩子的期望是他能够调节自己行为,与集体相符。

  两种不同的教育方式,引导出了孩子不同的思维模式。

  是自我认同感强,还是趋同性、纪律性好。

  从基础技术类工作来看,后者更有优势,但如果从长远发展的格局来看,孩子却很需要补上”自我认同“这堂课。

  说到这里,我就想到了一个生活中十分常见的例子。

  当孩子对父母说:“同学都有……,我也想要”时,其实就是一个培养“自我认同感”的好机会,但90%的家长都错过了!

  为什么这么说,大家看完下面的案例便能明白一二。

  2

  就在前几天,我大学一个同学,跟我说,她五一节准备带娃去日本迪斯尼。

  我说,你不是上个月休年假才带娃去了普吉嘛,这么快又要出门,不嫌累啊。

  同学苦恼地说,“女儿回家讲,幼儿园的小伙伴,谁谁谁和谁谁谁都去过迪斯尼了,她也好想去。“

  我笑说:“你是不是一瞬间就充满了洪荒之力,别家娃都去过迪斯尼,我家娃连迪斯尼都没去过,也太心酸了,又不是没条件,去吧!”

  同学一愣,你咋知道?

  因为这种感受,我也有过。

  记得千寻上中班的时候,有次回家跟我说:“妈妈,班里同学都用那种双笔头水彩笔。能不能给我也买一支?”

  看着娃闪烁着渴望光芒的大眼睛,我顿时充满了老母亲的豪情:

  一支颜色太单调,咱们买一套好了,100个颜色全覆盖,正好包邮。刚买回来,千寻还喜欢得不行,每天都要带几只到学校去,一周后,就没兴趣了。

  看着束之高阁的一大箱水彩笔,我犹如一盆冷水浇醒。

  理智如我,在面对孩子时,也会忍不住生出“别人孩子有,我家孩子也不能缺”的“志气”。

  如此场景,你是不是也很熟悉呢?

  3

  道理大家都明白,孩子的需求总有满足不了的时候,也不该随意地满足。

  但现在物质条件好了,孩子想要的东西基本上家长都能满足。加上"不甘人后和心疼孩子"的微妙心理,难免偏离理智的轨道。

  只是这一偏离,就浪费了培养孩子“自我认同感”的好机会。

  孩子正处在人生观和价值观的萌芽阶段,他们在这个阶段,通过自己和别人的不同,去理解多样性。这个阶段,也是孩子梳理自己与他人,自己与世界之间关系的必经之路。

  我们要做的,是在孩子发现不同并产生困扰时,帮他塑造“自我认同感”,而不是迎合孩子与他人比较、趋同的心理。

  值得一提的是,以美国密西根大学心理学系的Richard Nisbett等人领导的研究发现,孩子自我的发展,大致会经历这么几个阶段:自我意识的萌芽— 看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自我认同— 自我与环境的融合

  当孩子讲“同学都有,我也想要”时,正是处于第二阶段。

  在这个阶段,孩子的第一反应表现为“趋同”很正常。

  毕竟,连我们大人都不能免俗,看到别人朋友圈晒旅游照,自己也想去,看到别人买的新款包,也会心动。

  但如果我们期望孩子升级,迈向更高层次的自我认同阶段,就需要在应对方式上,去做出一些改变。

  更合适的做法是:

  提醒孩子,也告诉我们自己,平静地想一想,别人有的东西,是我们真心想要的吗?还是说,仅仅是因为羡慕别人,才想要拥有。

  如果是前者,我们就去努力实现;

  如果是后者,真的不必了,每个人拥有的东西不一样,与其追逐别人的,还不如把握好自己现有的。

有些被青春期孩子气得够呛的父母,无奈地对孩子说:你已长大成人比爸妈都高了,管你又不听,自己的事情,爱咋咋地自个儿折腾去,但是以后不要怪我们不管你。青春期的孩子虽然身高上已经像成年人,但远未达到成熟的要求。其实,他们就是一个看似像成人但内心并未发育成熟。恰恰这段非常时期,是家庭教育的黄金时期。

 

这段时期里的孩子,随着心理发育跟不上生理发育而严重失衡后,经历着种种困惑、矛盾、挑战与冲突。情绪时而高涨时而低落,稍有不顺烦躁易怒;明明豪情壮志信心满满,一旦受挫便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一边极力摆脱父母的控制甚至与父母对抗,一边又内心脆弱渴望父母的关注;有时紧闭心门拒绝沟通,有时又渴望呼朋唤友。有着多重矛盾的青春期孩子,正是人生观、社会观、世界观形成时,如果有父母的正确引导和教育,以后的人生便确定了方向。

教育青春期孩子说难也难,说易其实也很容易,简单三部曲,轻易走进孩子的内心:

一、放下家长的身份

有不少家长喜欢在孩子面前保持威严,习惯性地以“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多”的方式教育孩子,青春期的孩子肯定不听,宁愿头撞南墙头破血流,也不会执行家长的命令。因此,父母应该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了解、理解、尊重孩子,用与朋友相处的商量口气与孩子交流,满足青春期孩子内心的成人感,让孩子感觉与父母不再是从上到下的长幼关系,而是平起平坐的朋友关系。孩子才会打开心扉,愿意父母参与其成长。

二、做个情绪稳定的中年人

父母的情绪,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青春期孩子叛逆程度。如果父母的情绪是焦虑、愤怒、控制型的,往往会更大程度上激怒孩子对抗、叛逆、明知不可为而偏为之;如果父母的情绪稳定、平和,让孩子感受到民主、自由、平等,往往孩子也会朝着平和、理性发展。叛逆的本质是:有压迫,有不良情绪才会要发作。因此,父母做个情绪稳定、平和的中年人,在孩子的青春期是非常关键的。盛怒之下,不管教孩子,尤其极度生气时,一定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后,再找孩子平等交流、沟通。

三、修正期望值

“谋其上者取其中,谋其中者取其下”,对孩子的期望也是一样的,青春期孩子面临着中考、高考的压力,父母紧张的程度往往胜过孩子自己,给予孩子过高的期望,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学习贯穿孩子一生,中考、高考只是孩子人生中的一小段,考不上重点高中,那就读次重点,考不上次重点就读普通的,上不了清华北大,还有985、211大学,再不济还有普通高校、职业技术学校。对孩子要有要求,但要考虑孩子的成长状况,从长计议,适当修正对孩子的期望值。

家有青春期孩子的父母们,珍惜孩子留给我们最后的机会,好好做父母一回,加油!